這場比賽,自己還是贏了啊。

朱帥已經完全的虛脫,在對手幻法袍破碎的一瞬間,也倒在了石台之上,大口大口的開始喘氣。

今天的這車輪戰,雖然艱難,但是自己,還是破了!

最後一場比賽勝利,朱帥總算順利的進入了前一百名,玉瑤等人見朱帥倒地,紛紛的朝著這邊跑來。

誰都沒有注意,在競技場三層的另一角,宇杲慕容等人陰沉著面龐,惡狠狠的罵了一句之後,轉身離開。

他們精心策劃布置了好久的戰術,依舊沒能把朱帥送入敗者組。

由於朱帥今天的比賽已經全部結束,剩餘的比賽要在明天才進行,所以幾人便攙著早已渾身濕透的朱帥,回到了宿舍。

一回到宿舍,朱帥便趴在了床上,呼呼大睡起來。朱帥現在消耗了太多的精力,需要好好的休息一番才能恢復過來,所以除了玉瑤外,其他人皆離開了房間。

玉瑤則是找來了一塊毛巾,開始收拾起朱帥身上的凌亂來。

沉睡了好久,朱帥才幽幽的醒來。現在已經夜深,四周十分的寂靜,屋內空無一人,只是自己的身上,已經換了一套乾淨的衣袍。

朱帥喝了一杯水,潤潤自己有些發乾的嗓子,便回到床榻之上,進入了修鍊狀態。

現在,自己的精神已經恢復了不少,雖然還有些疲憊,卻是修鍊的最佳時機,這個時候修鍊,取得的效果,較平時強上數倍。

一夜無話,朱帥在修鍊中度過。等第二天的陽光照入宿舍時,朱帥才散去手印,睜開眼來。

經過一夜的修鍊,自己的狀態,已經再次恢復到了巔峰。

朱帥剛想下來活動活動,岳鈺就探頭進來,見屋內只有朱帥一人,馬上閃身進來。

「你昨晚跑哪去了,怎麼經常夜不歸宿,談戀愛也要有個度,晚上的活動盡量少安排一點,小心被巡邏隊抓住啊。對了,你給我換的新衣服么,算你還有點良心。」朱帥調笑道。

「啊,我昨天晚上在學長宿舍啊,對了,玉瑤學姐呢,我以為她在呢。昨天你回來她就把我們全轟走了,不讓我們打擾你睡覺,我哪裡有機會給你換衣服。」岳鈺有些摸不著頭腦。

朱帥的臉馬上紅了。照岳鈺說來,自己的衣服是玉瑤給換的,那自己豈不是?朱帥都不敢想下去了,之前在和血魔戰鬥受傷之後,自己就被雪絨看光光了,現在,極有可能被玉瑤也看光光了。

自己怎麼這麼悲催,什麼都還沒有看到呢,就先被別人看光了。

這時,岳鈺也反應了過來,一臉驚訝的說道:「該不會是玉瑤學姐···」

朱帥狠狠的盯了岳鈺一眼,岳鈺才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臉上的表情,蘊含了許多的意味。

沒有理會岳鈺,朱帥在收拾了一番之後,便到了火系分院學生大廳,等林浩等人全部到齊之後,朝著競技場走去。

經過昨天的比賽,留下來的學生,只剩下了三百名,勝敗組各一百五十名。今天的比賽,則是勝敗組先比一場,淘汰一百五十人之後,再進行一百五進八十的比賽。

之後,勝敗組再進行一場比賽,淘汰七十人。剩下的八十人,進行八十進四十的比賽,然後勝敗組再進行一場比賽,淘汰四十人。

剩餘的四十人再比一輪,淘汰二十人。

也就是說,如果你能堅持到最後的話,今天要進行七場比賽。好在今天的比賽是一輪一輪進行的,所以像昨天那樣的車輪戰並不會出現。

而今天剩餘的二十名學生,則擁有了進入學院生死門的資格。

生死門,一個讓人嚮往而又恐懼的地方。它直通天墓山脈,在其中,你可以得到學院得不到的東西,所以令人嚮往。但是每年,都有不少學生殞命其中,所以,它又讓人懼怕。

而且,每次進入生死門,學院都會和學生簽訂一份生死契約,那將是真正意義上的生死有命!

當然,前二十名的學生,在明天會繼續比賽,直到決出最後的冠軍,獲得本次學院大賽的獎品。

幾人行至競技場,比賽還沒有開始,所以便在場外等待了起來。

朱帥偷偷的靠近了玉瑤,趴在了玉瑤的耳朵邊,輕聲問道:「玉瑤,昨天你給我換的衣服么?」

玉瑤的臉色一紅,目光躲開了朱帥的視線,有些嬌羞的否認。

不過,玉瑤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所以朱帥有些興奮的緊緊抓住了玉瑤的小手,不停的揉捏,惹得玉瑤的臉色更加的羞紅了。

這時,競技場的大門咣當一聲打開,一群導師便走了出來。

接下來的程序,和昨天一樣,勝者組和敗者組各抽一次簽,抽到同樣號碼的,則進行第一場比試。

勝者組先進行抽籤,朱帥上去隨便抽了一個,28號。

接下來,是敗者組抽籤。朱帥一眼就看到了昨天那個和自己問問題的水系學生,此時他臉色蒼白,看來昨日受的傷勢並不輕。

朱帥的身體悄無聲息的往前靠了靠,心中默念,一定要讓他抽到28號,自己好好和他玩一玩問問題的遊戲。

等看清他抽出來的簽位是,朱帥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沒想到,這傢伙還真的抽了個28號出來!

抽籤儀式已經結束,比賽馬上開始。等負責的導師一一安排好比賽位置時,朱帥馬上躍了上去,朝著那名水系學生嘿嘿的一笑。 那水系學生,見自己的對手,居然是朱帥,臉色馬上變了。昨天的靈魂比拼,讓他吃盡了苦頭,他的靈魂傷勢現在還非常的嚴重。今天過來,只是想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把名次往前排點,好在喜歡的女生面前吹噓一番。

沒有想到,第一場比賽就碰見了朱帥。

朱帥當然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嘿嘿的笑了一陣,開口說道:「怎麼樣,傷還沒好吧,這樣,我也不佔你便宜,不然說出去我勝之不武,我讓你休息一會,咱們順便聊一聊,我問你幾個問題好不好。」

朱帥照著昨天他跟自己說的話說了一遍。

那水系學生看著朱帥那不善的笑容,蹬蹬瞪的往後退了幾步,居然直接找到了導師,認輸退賽,然後頭也不回的,匆匆的離開了競技場。

「別走嘛,還沒開始呢就不行了,你還是不是個男人。」看著那人有些狼狽的身影,朱帥高聲的喊道。

而那水系學生在聽到朱帥的話后,腳下竟然一個踉蹌,一聲不吭的離開。

朱帥哈哈的大笑了一聲,跳下了石台。自己的第一場比賽,竟然就這樣的結束了。

不過有了昨天的經歷,朱帥樂的輕鬆,四處看了幾眼,找到了正在比賽的玉瑤。

玉瑤的對手是一名木系學院的學生,看了幾眼,朱帥就放心下來。她的對手雖然已經達到了五段大法師的級別,不過所學的法術明顯不行。反觀玉瑤,已經修習了幾種靈階法術,所以現在已經死死的將對手壓制,取勝只是時間問題。

目光再次掃視,朱帥便看到了一旁的宇杲。宇杲的對手是水系分院的一名學生,不過,他應該屬於那種默默修鍊的類型,現在有了和宇杲交手的機會,眼中居然有一絲興奮。

可是他的實力,比起宇杲來,要弱了不少,雖然拼盡了全力,依舊處於下風,應該很快便會戰敗。

朱帥又看了看其他人的比賽,發現大多數比賽雙方實力差距挺大,沒有什麼特別精彩的對決。

第一輪的比賽很快便結束,朱帥、玉瑤、林浩、老王都順利的進入了下一輪,而徐克則是很不幸的被淘汰出局。

接下來進行的,是一百五進八十的比賽,比賽會產生十個輪空的名額。其實這樣拿到輪空的幾率很大,所以朱帥心中默念自己最好抽個輪空出來。

這次朱帥沒有夢想成真,抽到了一個16的數字,而玉瑤卻好運的抽到了輪空,於是玉瑤在給朱帥加油之後,跑到一邊看起朱帥的比賽來。

朱帥這輪的對手,是一名火系分院的學生,自己人,所以打起來十分的輕鬆,對手只是試探性的和朱帥交手了幾個回合,便任由朱帥將他的幻法袍打碎。

等朱帥完成比賽之後,卻發現宇杲也早已完成了比賽,正惡狠狠的盯著自己。朱帥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回到了玉瑤的身邊。

第二輪比賽結束之後,老王不幸被土系的一名高手打敗,掉入了敗者組。

而接下來的第三輪比賽,朱帥無巧不巧的遇上了老王,老王哀嘆一聲之後,自己擊碎了自己的幻法袍,主動給朱帥讓路。

三輪比賽結束之後,場上只剩下了八十名學生。而朱帥這三場比賽,都贏的極為輕鬆,基本沒有什麼損耗。

不過,宇杲他們就沒有這麼幸運了。由於火系分院的高手基本都到了其他的兩個小組,所以現在剩下的選手,反而是火系分院居多,這樣,宇杲他們每場都得用盡全力,消耗了不少。

接下來八十進四十的比賽,朱帥的對手是一名金系八段大法師。按理來說,金系的學生實力應該很強,可是朱帥感覺自己沒怎麼用全力,對手就敗了,這讓朱帥十分的困惑。

等這輪結束之後,火系分院院隊,就只剩下朱帥玉瑤以及林浩了。

打了四輪比賽,時間已經到了中午,導師們宣布休息一會,剩下的比賽下午繼續。所以幾人就結伴離開了競技場。

等幾人和守在此處的岳鈺會合之後,岳鈺看著朱帥,滿臉怒意的說道:「土系分院的那些傢伙真不安分,竟然針對你開出了盤口!」

朱帥一愣,問道:「什麼盤口?」

岳鈺歪頭想了想,說道:「盤口有兩個,一個是你會不會退賽,還有一個是你們兩個誰贏。」

「這群煩人的蒼蠅,沒完了不是。」玉瑤的臉色馬上沉了下來。

之前,宇杲在競技場主動挑戰朱帥,但是因為當時朱帥意識到了郝微有危險,所以兩人並沒有交手,朱帥直接認輸,去解救郝微與岳鈺了。

沒想到當初的退賽,竟然被他們一陣吹噓,說朱帥慫了,怕了,還四處宣揚。朱帥倒是無所謂,反正遲早還會交手。不過玉瑤岳鈺等人咽不下這口氣,帶領著火系分院的一群人和他們展開了對罵。

沒想到,他們現在竟然又拿這事開出了盤口,當真自己好欺負不是?

「怎麼樣,我的賠率怎麼樣?」朱帥滿眼的陰沉。

「你的賠率老高了,看來大家都不看好你。」岳鈺說道。

「把你們的米幣全部押上去,我帶你們好好賺一筆!」朱帥狠狠的說道。

「好嘞,我們這就去押。」

然後一群人就把所有的家當全部押在了朱帥不會退賽,而且會贏上面。

等押完之後,一群人圍著朱帥對他進行了嚴重的警告,若是朱帥贏不了宇杲,害的他們血本無歸的話,就罰朱帥煉製一百張符咒賠罪。

對於眾人的警告,朱帥微微的一笑,一個宇杲而已,連他都解決不了,自己怎麼解決梁家那個龐然大物?

將門毒妃:邪王放肆寵 被盤口的事情這麼一鬧,時間已經是下午了,所以幾人再次殺回競技場,開始了今天剩餘的比賽。

下午的第一場比賽,是勝者組四十名選手和敗者組四十名選手進行對戰。這次,朱帥的運氣不太好,碰上了土系分院的一名八段大法師高手。

不過朱帥今天一直沒有出力,見別人比賽打的火熱,也有些手癢,所以比賽開始之後,一陣狂轟亂炸,直接讓那人回家。

玉瑤和林浩的運氣也不錯。玉瑤碰到了自己分院的學生,所以很輕鬆贏了下來,而林浩已經修鍊至九段大法師級別,再加上幾種靈階法術,實力在那裡擺著,也很輕鬆的擊敗了水系分院的一名學生。

可是,接下來四十進二十的比賽,朱帥的對手,竟然抽到了玉瑤!

這樣的處境十分的尷尬,只要進了勝者組的前二十,再贏一場比賽,就可以獲得進入生死門的資格。可是,現在留下來的選手,實力皆為不弱,若是玉瑤進了敗者組,很有可能再敗一場。

所以,比賽一開始,朱帥就自己擊碎了自己的幻法袍,送玉瑤進入了勝者組前二十。

玉瑤本來是準備自己認輸,讓朱帥順利進入前二十的,但沒想到朱帥的動作比她快了一步。

朱帥這樣的動作,惹的玉瑤有些不開心,比賽結束后,玉瑤不停的掐著朱帥,生氣的說道:「你豬啊,你幹嘛讓我,我輸就輸了,你這樣再輸一場就完蛋了。」

朱帥看著生氣的玉瑤,滿臉的寵溺,摸摸玉瑤的頭,輕聲說道:「怎麼,你不想和我一起進生死門啊,你不想和我同生共死啊!」

聽了朱帥的話,玉瑤一下子愣在了原地,一股甜蜜湧上心頭,不再埋怨朱帥,反而像個小女孩一般,輕靠在了朱帥的身上。

今天的最後一輪比賽,勝者組前二十對戰敗者組前二十。

朱帥遇到的,是一名木系分院的九段大法師,而玉瑤遇到的,是一名金系分院的八段大法師。

朱帥不由的有些緊張。玉瑤雖然也是一名八段大法師,不過金系的學生,實力一般都不弱,所以朱帥有些不放心。

可惜比賽是同時進行的,所以朱帥只好先去比賽。

等朱帥快速解決掉對手,看向玉瑤的比賽台時,卻發現,玉瑤此時居然佔據著上風。玉瑤的臉上,無比的認真,與那名金系大法師,不斷的纏鬥著。

或許是因為朱帥剛剛的那番話,讓這個倔強的小姑娘產生了一些波動,此時的玉瑤,十分的認真,而且一招一式之間,十分的凌厲。

在玉瑤那股必勝的氣勢之下,玉瑤的對手,終於敗下陣來。

至此,學院大賽的前二十名,有資格進入生死門的人選,已經全部定了下來。

不出意外的,宇蒙宇杲慕容西風等人,全部在此行列,而朱帥玉瑤林浩,也都殺了進來。剩餘的十幾人,有三人是金系分院的,有一人是火系分院隱藏的高手,剩餘的九人,全部是其他三系的學生,而且,當日在昊陽城挑釁自己的韓冬,也赫然在列。

因為今天的比賽已經全部結束,所以導師宣布大家暫且散去,明日的比賽將移至比武場進行。

待導師宣布之後,宇杲等人便結伴離去,臨走時,頗有意味的看了朱帥一眼,似乎在說,你給我等著。

朱帥也絲毫不懼的瞪了回去,勝負,明天便能見分曉! 龐大的比武場上,人頭攢動,密密麻麻。四方的看台上,早已座無虛席,擁擠不堪。那些晚到的學生,四處觀望,尋不到座位之後,只能在走廊裡面,找一個可以勉強落腳的地方。

在比武場的四個入口處,皆擺放著數張桌椅,十幾名學生不停的吆喝著,吸引前來觀戰的學生進行下注。而下注的對象,則是今日的冠軍到底花落誰家。

岳鈺郝微等其他火系分院被淘汰的隊員,早已坐在看台之上,不斷的朝著朱帥幾人揮手示意,為幾人加油吶喊。

朱帥等二十位打入最後二十強的學生,此時已經整齊站在比武台上,等待著抽籤儀式的開始。

過了不久,龍雨長老等人便掠至主席台,坐在了中央的位置,示意比賽可以進行了。而負責今日比賽進程的一些導師,則開始忙亂了起來。

今天,是學院大賽最後一天的比賽。由於現在的參賽選手,只剩下二十名,而且實力皆為不弱,所以比賽移至比武場進行,好方便學院的其他學生進行觀摩學習,提升大家的修鍊熱情。

不過,今年二十強賽的比賽規則,做出了一些改變,不再像往年一樣,使用雙敗淘汰制。今日的比賽,共分為四輪。二十進十,敗者直接淘汰。十進五,敗者直接淘汰。五進三,敗者直接淘汰。最後的三強再進行循環賽,決出最終的冠亞季軍。

這樣的賽制,更加的殘酷。畢竟,雙敗淘汰制,如果你不小心敗了一場,在敗者組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可是今年的賽制,不容人有任何的失誤。一旦失敗,將徹底失去爭奪冠軍的資格。

負責的導師,很快便完成了抽籤儀式,而十組對戰名單,也很快公布。

大家希望看到的強強對決並沒有提前出現,朱帥的對手,是之前和自己有一些恩怨的韓冬。而玉瑤,則是遇到了土系分院的一名九段大法師。至於林浩宇杲慕容等人,也都沒有碰到,分別對戰其他的對手。

這樣的對陣,雖然不是那麼的讓人興奮,但是能留到現在的,都不是等閑之輩,所以也很精彩。

抽籤結束之後,比賽馬上開始。

學院的比武場十分的龐大,於是第一輪比賽,導師們便將比武台分隔成十個區域,十場比賽同時進行。

與玉瑤囑咐了幾句,朱帥便走到了自己所屬的區域,等待著比賽的開始。沒多久,韓冬也來到了此處,有些不屑的看著朱帥。

韓冬對於朱帥來講,並不棘手。當日在昊陽城,若不是葉飛長老及時出手,恐怕只是八段法師級別的實力,就可以將之擊敗。

但是韓冬卻沒有這樣的覺悟。畢竟那次在昊陽城,最後一擊被葉飛長老打斷,所以誰勝誰負尚不可知。再加上當日,韓冬在不了解朱帥的情況下,措不及防,被朱帥燒傷了靈魂,所以法術的威力下降了不少。

況且,近半年來,韓冬的等級已經突破至八段大法師級別,實力暴漲,這幾樣加起來,讓韓東根本不把朱帥放在眼裡。

雖然朱帥進入學院以來,接連擊敗過慕容宇蒙,但是那又如何?韓冬現在的實力,遇到兩人,也有取勝的把握,所以韓冬對自己充滿了信心。

穿好了幻法袍,十組比賽,在觀眾們山呼海嘯般的吶喊聲中,同時開始!

韓冬率先拿出一隻法杖,開始揮舞起來,而隨著韓冬的動作,周圍的水系元素馬上開始了凝聚。

朱帥將五行輪轉術運轉起來,調動起身體中的五行元素之後,心念一動,地突刺便自韓冬的腳下暴起。

感覺到腳下的危險,韓冬動作不散,稍稍移動了一下身體,避開朱帥試探性的一擊之後,蛟龍出海也施展了出來。

一條兩米長的水龍,朝著朱帥呼嘯而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