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劍神率先打破了這股死寂,看著秦南,滿意說道。

「現在我和日月劍神,先離開一步,一個時辰之後,反天盟進行大改造,各位到時候,務必到場。」

九州劍神看了眾人一眼,又扭頭看向日月劍神,兩人同時點了點頭,身形一閃,就消失在了原地。

幾乎在兩大劍神離開的剎那,兩道驚人的氣勢,在這大殿之中,洶湧開來,好像是有著兩尊太古巨人,降臨此處一般,令的整個反天殿,都開始晃動起來。

「秦南,你今天可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區區武祖之境,只是超越了一個武道規則而已,居然就敢拒絕於我?那我現在倒要看看,你哪來的帝底氣!」

麟焰大帝喝聲如雷,雙眸之中怒火燃燒,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大步一跨,一拳朝著秦南,直接轟來!

這一拳,具備了一股恐怖的火焰力量,並且還形成了一股火道帝意的漩渦,哪怕是大帝二重的巨頭,都根本無法逃脫!

「崩滅之拳!」

秦南臉色絲毫不變,身形一動,無數的黑光,蓄積而來,孕育成為了可怕的拳意,也這股火道帝意,碰撞起來!

轟隆!

只聽得一聲震耳欲聾的炸響聲,可怕的罡風,在整個大殿之中,席捲開來,麟焰大帝的身形,在這股驚人的力量之下,都是被震得連連倒退了數十步!

「你……」

這一瞬間,麟焰大帝的眼中,露出了抹濃濃的震驚之色!

不只是他,雷昊大帝、血族老者,以及三大古族的一位位大帝巨頭們,都是如此!

一個區區武祖巔峰境界的存在,僅僅只是超越了武道規則罷了,居然破解了麟焰大帝的一拳,還將之震退?

雖然麟焰大帝的那一拳,只是普通的一拳,只是想給秦南一個教訓罷了,但那也不是任何一個武祖境,能夠擋得住啊!

「原來還有這樣的能耐,那在接我一招!」

麟焰大帝很快反應過來,身上爆發出來了更為驚人的火道帝意,渾身上下的氣勢,開始節節攀升,令的那大殿之中,無數的陣法禁制,都為之觸動!

「想死是么?」

秦南的眼神一冷,一股可怕的力量,在他體內蘇醒起來。

雖然他現在不能暴露自己,但是這個麟焰大帝,要是一而再再而三對他出手,那也就別怪他不客氣。

「麟焰,你想幹什麼?」

鬼武大帝、冬窟大帝等等人,都是反應過來,身形齊齊一閃,圍在了秦南的身邊,發出了一道厲喝聲。

「少族長,先冷靜下來,反天盟有規定,是不能動武的。」

焰族的那些大帝巨頭們,也是回過神來,開口勸阻。

「哼,這次算你好運。」

麟焰大帝哼了一聲,身上的火道意志,開始緩緩收斂。

「不過,你給我記著,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們焰族的敵人,別以為能夠抗衡大帝一重、二重,就天下無敵了。」

麟焰大帝冷笑一聲,滿臉不屑。

「秦南,你還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啊,不過到時候,你想必就會知道,我們雷族的恐怖之處。」

「呵呵,剛才該說的,我已經說過了,秦南小友選擇與我們血族為敵,屆時若機會到來了的話,我們血族之人,可不會手下留情。」

雷昊大帝和血族老者,都是眼神冷冷的看了秦南一眼。

在他們三人看來,這個秦南,的確是極為恐怖的天才。

但是,那又如何?

秦南又不像庄賜道、蘇清凝、盛天驚那般,超越了武道規則的同時,已經自我證帝,成為了大帝巨頭。

在恐怖的天才,也只是天才,在他們三大古族面前,都是螻蟻。

「是么?那廢話少說,儘管放馬過來,一律奉陪。」

秦南神色如常,毫不動彈。

「你……我們走。」

麟焰大帝額頭青筋暴起,當下大袖一甩,懶得在廢話,轉身就走,雷昊大帝和血族老者,也不想多言,離開此處。

瞬時之間,大殿之中,幾十位大帝巨頭,紛紛離開。

「秦南,你剛才衝動了啊。」

鬼武大帝、冬窟大帝等人看到這一幕,都是苦笑起來。

如此一來的話,秦南和這三大古族之間,可謂是不死不休了。

唯有虛妄大帝、融天大帝、明空大帝,三人都沒有想到,在面對兩大古族的時候,秦南還是這般硬氣。

「無妨,幾位前輩,先告辭了。」

秦南淡淡一笑,拱了拱手,身形一閃,就直接離開。

鬼武大帝、冬窟大帝等人眉頭皺起,思索了幾下,直至最後,也只能搖了搖頭,沒有追上秦南,而是各自離開。

一場風波,就此結束。

時間緩緩流逝,一個時辰,很快就過去了。

日月劍神和九州劍神,再次現身,聯合七曜劍靈,開始對現有的反天盟,進行改造。

整個反天盟的所有人,無論大帝巨頭,還是弟子們,都是參與其中。

當然了,在這改造的過程中,三大古族的人,倒是沒有找秦南的麻煩,而是直接將秦南給無視了。

悍妻來襲 秦南倒是毫不在意,他向來都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如果別人殺上來,那他就不會客氣,一路殺回去。

這次的改造,算是反天盟建立以來,最為浩大的工程,持續到了第二天午時,動用了無數的礦石等等,才完全結束。

現在的反天盟,可以說是煥然一新,除了原有的四座大殿,全部擴大之外,還新建了整整十八座巨大宮殿,以及八十三座小型宮殿,組成了一個陣法。

日月劍神和九州劍神、七曜劍靈同時聯手,利用這些宮殿,布下了恐怖大陣,使得無數浩瀚靈氣和精純劍意,全部都聚攏在了這些大殿之中。

同樣也在這個時候,半神之國發生了一件大事,反天盟的魔發劍神,攜帶著一份驚天大禮,親自送給了南天神地。

整個南天神地、南天門為之震怒,三位武神巨頭,同時出動,追殺魔發劍神,最後的結果,自然是眼睜睜的看著魔發劍神安然離去。

沒過多久,三大古族徹底加入反天盟的事情,直接傳開,令的整個半神之國,都徹底震動。

無形之中,整個半神之國的氣氛,都開始緊擰起來。

好像,一場史無前例的巨大風暴,即將來臨。 面對孫大勝的稱讚,簡艾只是態度謙遜的道了句:「謝謝老師的肯定。」

同學們亦是難得的對簡艾生出敬佩之意,她學習好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畢竟每次考試簡艾都在年級前五名里,上次月考還直接考了第一。

可這奧林匹克數學競賽不比尋常考試,參加過的都知道題有多變態,而簡艾卻差點考了滿分,且是全校第一。

真的是不服都不行。

簡依依還沒等享受完同學的讚美,風頭便被簡艾給搶了去,跟簡艾的成績一比,她這第四名的成績簡直不值一提。

又是簡艾,為什麼自己永遠低她一頭!

暗中咬牙,簡依依心有不甘的沖著簡艾冷哼一聲,誰知一扭頭便對上司月寒冷若寒霜一般的目光。

簡依依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那眼神寒冷入骨,仿若一下能看穿她的靈魂一般讓人不寒而慄。

明明是那麼帥的一張臉,簡依依卻全然沒有欣賞的心思,每天坐在司月寒身邊,她都感覺自己一半的身體是麻的。

到目前為止,簡依依從沒見這個新同桌笑過,更沒和他說過哪怕半句話。

中午食堂,林逸一臉頹然,筷子在米飯里插了無數個洞,卻是一口沒動。

要不是經過這麼一次競賽,他都不知道自己和簡艾的差距這麼大!

「行了,又不是你一個人落選,全校一百多個人只有五個名額,沒選上不是正常嗎?」閆天抬眼看著林逸,一副『看開點』的表情開導他。

高陽同樣也落選了,但跟林逸一比,他倒是淡定的多。

正如閆天所說,這種競賽落選太正常了。

兩個人也偷偷的問過孫大勝各自的成績了,高陽考了67分,沒及格。

林逸最慘,才考了五十二分。

雖然和簡艾、簡依依兩人比較,這成績實在是沒眼看,可在一百多個報名的人之中,卻也不算太差的成績。

孫大勝說了,這次的題很難,考到八十分以上的人寥寥無幾,最低分只考了八分。

可正因為孫大勝這麼說,林逸才更清楚的看清了自己和簡艾在學習上的差距,雖說月考他也是年級前十,可真的動起真格的,自己連簡艾的腳後跟都碰不到。

林逸這邊一蹶不振,簡依依那邊也同樣是滿心的不服氣。

「依依,這次簡艾又壓你一頭,市裡比賽的時候你可一定要加油,不然風頭都被她一個人出盡了!」

李芸美還不嫌事大的在一旁煽風點火。

習潔和李琳琳亦是在一旁點頭附和:「就是啊依依,你一定要贏過她。」

簡依依心裡早就恨不得將簡艾踩在腳下,可面上卻不得不維護自己潔白如蓮花一樣的人設,聞言也只是抿唇淺笑:「也沒有那麼誇張啦,我儘力而為,都是同學,不需要這麼比較。」

說到底,她自己心裡也是沒譜,根本沒有十足的把握能贏的了簡艾,所以也不敢說大話。

李芸美的目光落在不遠處靠窗位置的簡艾幾人身上,不覺冷哼一聲:「看她那德性,不過是南城的窮酸丫頭,也就只能在學習上使勁了,嘁!」 第一千三百章神出鬼沒

不過,這次魔發劍神掀起的盛會,還有整個半神之國各大勢力,那無數巨頭之間的動蕩,還有那一個個正在悄然形成的可怕暗流,都與秦南毫無關聯。

現在的秦南,就像是一道蟄伏的九天仙雷,在整個半神至國內,沒有任何巨頭關注他,如同銷聲匿跡一般,唯有等到時機到來,才能一舉轟動整個蒼嵐。

「事情終於完了,可以回去了。」

此時此刻,反天盟內,秦南懸浮在半空中,看著眼前這一道道不斷閃爍,無比忙碌的身影,長長舒了口氣,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現在的反天盟,改造已經全部完成,接下來三大古族的那些大帝巨頭、長老、弟子等等,入駐反天盟的事情,就和他沒有了任何關係,無需逗留在此。

當然了,三大古族入駐反天盟,也不是舉族遷徙過來,只有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三大古族真正的底蘊和力量,都會仍舊留在各自的古族之中。

數息之後,秦南進入了一座剛剛建成,恢宏巨大的宮殿中,那無數隱藏在宮殿內的陣法、禁制等等,立刻運轉起來,變的與世隔絕,哪怕是大帝巨頭,都無法干擾窺探。

此次反天盟改造,兩大劍神專門開闢了十座宮殿,讓副殿主居住。

也不知道,是不是兩大劍神的惡趣味,在秦南宮殿的旁邊,就分別是麟焰大帝、雷昊大帝和血文大帝的宮殿。

「嗯?」

忽然間,秦南的眉頭,微微一挑。

因為在他的納戒之中,曾經魔發劍神給他的那塊令牌,現在竟然是閃爍起來了一道道古老的光華。

這個時候,魔發劍神找他幹什麼?

秦南心中念頭一閃,神念迅速掃去。

「秦南,事出有變,只好用魔發的令牌告知於你。」

「前幾日我讓天機婆婆出手推算,今日結果已經出來了,江碧蘭所化的死亡水晶,有著很大可能,在無盡虛空中,遭遇到了某種玄妙變化,意外闖入了玄神空間。」

「你且去玄神空間,好好搜尋一番。」

一道威嚴古老的聲音,在秦南腦海內響徹起來。

這個聲音,赫然是武緣閣。

「什麼?進入了玄神空間?」

秦南聽到這一番話,臉色頓時一變。

如何進入玄神空間,這個完全不是重點,重點是銅鏡曾經說過,死亡水晶唯有在無盡虛空之中,方能領悟到死亡真諦,自我悟道。

若是真進入了玄神空間,那還如何自我悟道?

「不行,得趕快找到她,幫她重新歸入虛空之中。」

秦南深吸了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后,立刻打定了主意,當下盤膝而坐,將古老鑰匙取出,把自己所有的武道意志,全部催動起來,沒入其中。

與上次一樣,秦南的意志,最後沉睡了下去,等他逐漸蘇醒過來的時候,他武道意志所化的身體,重新來到了太阿古城。

這次的太阿古城,要比上一次,熱鬧了許多,城中其他的大帝巨頭們,已經有了將近四十位。

「玄神空間,無比浩瀚,不知盡頭,我要是這樣苦苦搜尋的話,那得何年何月才能找到?不行,我得好好想個辦法。」

秦南沒有動,而是思索起來。

「對了,可以找太阿老人。」

秦南眼睛微微一亮。

太阿老人身為太阿古城的器靈,若是死亡水晶真的意外闖入了玄神空間,那麼它有著極大可能,能夠得知對方的下落。

只要它知道,那就好辦了。

打定主意之後,秦南就迅速走出了現在身處的小巷。

還未走出多遠,就有著一道身影,在秦南的不遠處,快速飛行著。

秦南掃了一眼,一看之下,就微微愣住。

這個身影的道號,竟是當初引起他一陣注意的『盜神』。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