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才晉陞幾天,如今竟然又要晉級了。連那般可怕的魔器都能契約,這樣的資質、這樣的能力,不是要逆天是什麼。

不過主人身上的魔威竟消失了,看來她定是又將那些魔氣給封印起來了。

真可惜,主人明明是魔,為何非得要將魔威封印起來呢。紅髮血眸的樣子,不是更美么。

定定的看著那些已然變成了銀色的髮絲,魔魁頗為不舍的想到。

主人只有在晉陞的時候,髮絲才會變為銀色。雖然她銀髮紫眸的樣子美到懾人,但身為魔物,它還是更喜歡血紅色。

蘇魅的確在晉級。契約了滅世魔鼎,又融合了完整的魂魄,眼下她的身體正在發生著驚人的變化。

無須神識引導,四周的鴻蒙之力像是受到了召喚一般,竟自動的朝她體內涌去。磅礴的力量源源不絕的灌入體內,很快便將她肉身的創傷全部修復完畢。

靈海在一點點的擴大,變得越發幽深浩瀚,像是銀河一般。

這動靜持續了數個時辰,最後在靈海達到飽滿之際,終於停了下來。

元氣散去,空間內又重新恢復了平靜。

「神尊境!」

守在一旁的魔魁見動靜停歇,當即朝地上的身影看了過去,當看出對方的等級時,唇角忍不住狂抽了起來。

果然是要逆天啊!

不過是契約了一件魔器,她竟從初階化神境直接晉陞到了九階神尊境,只差一步就能邁入聖尊境了。這不是逆天是什麼!

魔魁哪裡知道,自家主子契約的哪裡是普通魔器,而是九重神境中唯一一件等級最高的神幻器。更何況,她能提升得如此之快,可不僅僅是契約了滅世魔鼎,而是融合了完整的魂魄。

魂魄融合后,她神識暴增,導致四周的鴻蒙之力竟不受控制的朝她瘋涌而來。

魔魁剛感嘆完畢,便見空間內又有了新的波動,這次輪到它和赤麟了。原來蘇魅每晉陞一次,兩頭契約獸都會受到影響。

魔魁因實力強悍,受到的影響並不大,不過這次卻直接從超神獸六階晉陞到了七階。赤麟實力最低,因而受到的好處最多,這次由七階神獸直接跨越到了一階超神獸的級別。

又是數個時辰后,波動才終於停歇了下來。

「魔魁,我晉陞為超神獸了!」赤麟晉陞完畢后,發現自己竟一躍成為了超神獸,當即萬分激動的朝魔魁說道。

主人還沒醒,它太過激動,只能朝魔魁傾訴。

魔魁聞言,唇角再次微抽了幾下。它冷冷的瞥了對方一眼,沒有開口。 第966章、天字第一號敬老院(上)!

直到最後一名獄警躺倒在秦洛腳下的時候,秦洛才表情陰狠地看著揚渡。

「還要不要繼續叫人進來?」

「你——你——」揚渡的身體靠在牆角,威言恐嚇著說道:「你想幹什麼?秦洛,我告訴你,這兒可是督察部大樓。如果你敢動我——敢在這兒動我的話,後果自負。」

看著他沒有了依仗還歇斯底里的在威脅別人的表情,秦洛突然間有些同情他了。可惜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傢伙的可恨之處還真不是一點兩點。

他踢了那個還想要爬起來的獄警一腳,又讓他安穩的躺回在地板上,坐回之前的鐵皮椅子上,笑著說道:「我不是不敢在這兒動你。我是不想動你——你有沒有長腦子?如果長腦袋的話你就應該好好想想,為什麼他們讓你這個被我打傷的傷員來審理我這個打人的兇手?他們就不怕別人說閑話?」

「那又怎麼樣?這樣才證明領導會辦事兒。我被你欺負了,他們給我機會找回場子有什麼不對?」揚渡不願意相信秦洛的蠱惑,他更願意相信自己跟隨多年的老領導。

秦洛翻了翻白眼,很無奈的說道:「為什麼你的那個上司剛才還好好的,走進這大牢之後就突然間身體不舒服?你確定他不是為了推卸責任想讓你獨自承擔?你知道你這麼做會有什麼後果嗎?」

「———」揚渡這次沒有出聲反駁。

他不是個蠢人,汪明葵走出去的時候他就感覺到情況不對了。

可是,他必須要按照設定好的路線走下去。就算前面是個火坑他也得閉著眼睛往下跳。

為什麼?因為那是領導讓他跳的。

就算現在他們想讓自己做棋子,那也是因為領導的意圖——既然是領導的意圖,那就得堅定不移的貫徹實施。

說起來有點兒可笑,這是他爬到今天這個位置的重要原因。

「你不是棋子。」秦洛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似的。「你只是棄子。我敢保證,如果你今天動了我,很多人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到時候,你認為他們會站出來保你嗎?」

揚渡的嘴唇動了動,終究沒有信心說出那個『會』字。

他知道,他們不會。

他們不是自己的朋友,是自己的上司。

上司覺得你好用的時候,你就是他的人。上司覺得你沒用的時候,你就是路人。

「或許這麼說有點兒可笑——畢竟,我們之前還是敵人。不過,你現在無路可走了,適當的變通一下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你臉上的傷是因為和妻子吵架留下的,對嗎?」

揚渡只覺得心頭一陣火氣,正想破口大罵時,不知道怎麼的,那些已經涌到喉間的髒字卻一個也吐不出來。

秦洛像是一個惡魔似的看著他,笑眯眯的說道:「你腿上的傷是因為自己不小心跌倒——對嗎?」

「———」

揚渡沒有回答。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這是選擇。人生的選擇。

這道選擇題的答案出來,可能他的人生就要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正在這時,牢房外面傳來一聲厲喝:「揚渡,你在做什麼?」

揚渡回頭望去,發現田真的秘書黃玉正站在門口一臉冷酷的看著他。

「啊——黃秘書——你怎麼來了?」揚渡笑呵呵的說道。做賊心虛讓他有點兒語無倫次,好在那種不自然也只是在一瞬間就被他掩飾過去了。

「結果出來了嗎?」黃玉問道。

「還沒有呢。」揚渡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那還不快點兒?領導們都在等著呢。」

「是是。」揚渡點頭哈腰的答應著。

黃玉掃了一眼地上的幾名獄警,冷笑著說道:「如果他不願意配合的話,可以使用一些手段嘛。他是人,我們的人也是人,在外面你被人欺負也就算了,在咱們的地盤你還被人欺負——丟不丟人?」

「是是。」揚渡陪著笑臉說道。

黃玉對身後的一群獄警打了個手勢,說道:「你們進去幫忙。 王者榮耀:國服男神是女生 應該怎麼做,不用我多說什麼吧?」

「是。」獄警們早就看到自己兄弟在牢里吃虧,現在得了命令,一個個摩拳擦掌準備進來大幹一場。

「等等。」剛才說自己身體不舒服的汪明葵突然間走了過來。

「汪主任,你還有什麼指揮?」黃玉在汪明葵面前就不敢那麼的頤指氣使。

「哈哈,我沒什麼指使。」汪明葵說道。「只是現在這件事很多人都在關注著,咱們還是文明審訊吧。動手動腳的,可是在咱們督察隊臉上抹黑啊。」

「這是汪主任的意思?」黃玉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看著汪明葵問道。

「我也是為督察隊的榮譽著想。」汪明葵笑呵呵的說道。

————

————

我們時常說『山無棱天地合才敢與君絕』這樣的句子爛俗,但是,在這樣一個物慾橫流的時代,還有幾對情侶敢對彼此許下這樣的諾言?

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的夫妻結婚前連面都沒見過就能湊合在一起過一輩子,現在的年輕男女又是婚前試愛又是婚前試著做#愛把孩子都打了把孩子都生了婚後也仍然鬧分手離婚。

皇千重見過無數男人包養二奶情婦的事例,也見過那些官商世家的女人像是換寵物一樣的更換身邊的男伴。甚至他的一個女性朋友會在每個玩過的男人脖子上套一個金鏈子——在一定時間內,那個男人是不能把鏈子取掉的。

他們走到哪兒,鏈子上的鈴鐺就會叮噹作響。他們不是人,是寵物。

可是,秦洛這個小白臉和他們不同。

與秦洛交往的也多是有錢或者有勢的女人,但是這些女人都有一個共同點——他們並不是為了玩弄秦洛的感情或者身體。當然,秦洛的身體也很難引起別人的覬覦之心。

那些女人在和秦洛的相處過程中並沒能佔據主導地位,甚至很多時候秦洛還能夠影響她們做出各種各樣的決定。

這種事情在其它的職業小白臉身上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那些女人是不可能讓一隻『寵物』替自己當家作主的。

秦洛和她們的感情平等、尊重,卻又牢不可破。一方有難,另外一方就會挺身而出寸步不讓。

這也是皇千重認為秦洛是一個非同尋常的小白臉的原因。

可是,他能夠把這種事情告訴田真嗎?

不能。

人都是自私的。在一種溫和有利的環境下,田真或許願意幫助自己拿下龍息,順便打擊一下他的多年宿敵龍千丈。

可是,如果自己早早就告訴他秦洛和聞人牧月是情侶關係和王家大小姐王九九也有點兒曖昧——田真還會願意這樣無條件的幫助自己嗎?

人在遇到危險時都會退縮的。田真也不例外。

現在的局面才是皇千重想要的,他要讓田真退無可退。

他綁架了田真,以一種他看不到的方式。現在,他們站在同一條戰船上。

要麼一起前進,要麼一起覆滅。

現在田真發現了這一點兒,所以他會發怒。皇千重也知道他發現這一點兒,任由他把筆盒砸在自己的腦袋上。

「田叔叔,是什麼人找上門來了?」皇千重說話的聲音和態度越發的恭敬了。

「王家丫頭帶著他爺爺王泥猴來了。這老傢伙在軍隊系統中地位很高,我不能不給面子。」田真壓著心中的火氣說道。皇千重這幅做態讓他想發飈都沒有借口。

「田叔叔的意思是——放人?」

「怎麼能放人?」田真狠聲說道。「現在放人,不是證明我們理虧嗎?秦洛打人在先,這本身就是事實。我們只需要把事實給審理出來就行了。我已經讓揚渡去做這件事情了。」

「辛苦揚叔叔了。」皇千重感激的說道。「我能幫忙做些什麼?」

「你什麼都不用做。你只需要安份點兒別再惹事就行了。」田真眼神玩味的看著皇千重,說道:「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是。以後有什麼事兒我一定會及時向田叔叔彙報。」皇千重說道。

「出去吧。」

「是。」

皇千重拉開房間門正要出去的時候,一個中年女人匆匆忙忙的走了進來,說道:「首長,孫老來了。」

「孫老?哪個孫老?」

「孫多福老爺子。」

田真神情一震,問道:「他怎麼來了?」

「他的秘書說是來看看故人之後。」中年女人看了皇千重一眼,說道:「我擔心他們所說的故人之後指的是——」

「秦洛。」田真的牙縫裡吐出這兩個字出來。

「孫多福怎麼會和秦洛有聯繫?」皇千重一臉不解的說道。

最了解自己的人一定會是你的對手。皇千重把秦洛的資料翻來覆去的看過無數次,連他小時候尿床的次數都記得清清楚楚。

可是,他並沒有查到他和孫家有什麼關係啊。 靠——

想當初,它由神獸晉陞為超神獸時,可是足足耗費了數百年的時間,而這頭蠢貨就因為被主人契約了,竟在短短几年內便達到了這個等級,它能不生氣么。

雖然自己也晉陞了,但見那頭蠢獸升得這麼快,它心頭的喜悅頓時被沖淡了許多。

就在兩頭獸類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時,地上的身影終於有了動靜。

蘇魅緩緩睜開眼,神識已然蘇醒了過來。她感覺身體暖洋洋的,十分舒適,愣了一會後,終於想起了之前的事。

雙眼微眯,她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豁然驚得坐起了身。

她晉級了!

不但晉級,而且幅度極大,竟直接竄到了九階神尊境!

靠——

她這次升得也太快了吧,而且還是在沉睡中完成的!

蘇魅被驚得一愣一愣的,頗有些不可思議。

就在她萬般驚愕之際,兩頭獸類察覺到動靜,當即朝她看了過去。見她蘇醒過來,皆高興不已。

「主人,赤麟晉陞了!赤麟突破到超神獸了!」赤麟見自家主子醒來,當即難掩興奮的報告了這個好消息。

聽到這消息,蘇魅從愣怔中回過神來,一眼便發現了這兩個傢伙。她定定的看了兩頭巨獸一眼,忽然挑了挑眉。

「是個好消息。」從地上一躍而起,她勾唇回答道。

赤麟聞言,喜不自勝。而魔魁見此,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不就是晉陞為超神獸么,有什麼好得意的!

「主人,之前那件魔器,是被您契約了么?」魔魁重新化為人形,好奇的開口問道。

雖然它已經察覺到什麼,但還是問了一句。

魔器——

蘇魅聞言,眯了眯眼。

抬手扯下右邊的衣袖,她果然在右臂上發現了一枚黑色的半面鼎印。

原來魔化后的她,將滅世魔鼎封在了自己的右臂上。

她隱隱感覺到,魔化后的自己並不待見這件魔鼎,才沒有將它收入識海中。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