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前一步,說道:「伯爵大人,我們是否可以動手了?」

「金童玉女對付那個小姑娘。記住。別殺了她。耶穌交給我,你們誰也不要搶—–」

伯嚼安排完人手,一聲爆喝,人便彈跳而起,朝著耶穌撞過去。

耶穌氣貫長劍,軟綿綿的長劍就像是打了雞血一般變得堅硬無比,直刺伯爵的心窩。

伯爵不閃不避,在長劍刺來的時候雙掌一夾,長劍便落入了手心。

耶穌暗自吃驚,這小老頭的功夫果然怪異之極。竟然敢用肉掌去接長劍——

喝——

他雙手握劍直刺,可惜那長劍難以推動分毫。

他再次發力,想要把長劍從伯爵的手心裡拔出來。

但是,長劍就像是和伯爵的手掌融合到一塊去了似的,仍然沒辦法動彈。

「找死。」耶穌怒了。

他知道伯爵很厲害,知道他是八大戰將中戰鬥力最強的。可是,第一招就受制於人讓他面子上很掛不住—–怎麼著你也讓我扛過兩三招之後再出手啊。你這麼干是不是太不地道了?講不講義氣啊?

他不再持劍前捅,更不拔劍後退。

而是雙手握住劍柄,然後用力的攪動。

他要把伯爵的手指頭和手掌上的肉全都給削掉—–

在攪動的時候,他還同時卸力,讓軟劍再次變得『軟』起來。這樣,就更加方便他的操作。

可惜,結果和他所構想的有很大的差別。

軟劍剛剛軟下來,很快又變硬了。就像是被一個風騷#女人給挑逗過的男性之根。

耶穌把力給卸了,伯爵卻適時的發力。搶到了對軟劍的控制權。

他的雙手夾劍,身體快速前進。

咔啪—-

一腳踢向耶穌的褲襠,準備讓面前這個富富帥就此廢掉男#根,從此與女人無緣。

不得不說,伯爵骨子裡還是很自卑的。

他從小到大都是小個頭,對世間所有的富大帥氣男人都懷有敵視之心。更何況他深愛的女人也是被一個高富帥給搶走的,這更加讓他視他們這個族群如生平大敵。

他拚命的玩弄女人,搶奪高富帥的女人—–就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踐踏他所痛恨的那些人的尊嚴。

做為一個色狼,耶穌怎麼能讓他毀掉自己的命*根*子?

你可以打我的臉,但是,你不能踢我的蛋蛋。

耶穌怒了。

爆怒。

「該死。」

耶穌大吼一聲,突然棄劍後退。

腳交往地上一點,身體就後仰著倒飛而去。

在騰飛落地的過程,黃金手槍入手。

砰——

砰——-

砰——-

一連三槍,呈上中下三路射擊。

以前非常懂得珍惜彈藥的耶穌這一次是卯足了勁兒要把伯爵幹掉,干不掉也打傷他,傷不了他——那就譴責他詛咒他罵死他。罵他個子矮小罵他長相醜陋罵他女人跟人跑了罵他沒長小jj—–

反正不能讓他佔了便宜。或者說,不能讓他佔了太多便宜。

耶穌之所以在殺手排行榜上有那麼高的名次,三分靠近身搏鬥,七分靠槍法。

他的這把黃金手槍在殺手界赫赫有名,被稱為『死神之眼』。

就算是伯爵,在遭遇耶穌的子彈攻擊時也不得不避。

他的身體原地一彈,身體竟然就原地九十度的騰空而起。就像爆骨后的骨頭不再是骨頭而是橡皮筋似的。一拉,人就飛了。

伯爵快,耶穌更快。

在伯爵升空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躺倒在地上。

由下至上,再次打出三顆子彈。

砰—–

砰—-

砰—–

速度極快,沒有停歇。

這一次,是呈『品』字型射擊。

他要封死他下落的路線,讓他在空中沒有借力點。

遺憾的是,耶穌的黃金手槍不能像電視電影中的男主角手裡的槍那般子彈無窮無盡永遠也打不完—–他要換子彈。

雖然在他打完一匣子彈的時候,另外一匣特製子彈就已經換上。

即便他耽擱的時間都不夠一秒鐘。

但是,這不足一秒鐘的時間就已經足夠一個高手做很多事情了。

伯爵的身體竄向高空的同時,子彈飛速追上。或者說,伯爵『看』到耶穌對天開槍時就知道他要做什麼,身體變直線上升為前趴,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借力的,竟然就在空中改變了一個姿勢。

三顆子彈擦過他的屁股飛向高空,而他也同時的使了一個『千斤墜』讓身體快速下落。

在耶穌換好子彈匣準備再次抬槍射擊時,他的大腳重重地跺向了躺在地上的耶穌。

耶穌大驚,立即翻滾起來。

伯爵大步跟上,每一腳都踩向耶穌的腦袋。

每走一步,伯爵的骨頭就『咔啪』的響一次,聽起來十分的詭異。

在伯爵和耶穌纏鬥在一起的時候,金童和玉女這對兄妹也同時撲向了紅衭。

金髮碧眼形象靚麗的玉女被紅衭往肚子里塞進去幾條蛇,而且在被秦洛逼供時,紅衭讓她把蛇吐出來再吞進去—–

她這輩子所遭遇的最大的恥辱,最大的苦難,最噁心的事情都是拜紅衭所賜。所以,殺死她是她最渴望的事情。

金童出身名門,除了敗給皇帝成為他的奴僕,他一生都沒有受過什麼委屈。可是,這個女人往他身上丟的什麼螞蟻讓他生不如死,硬生生的撕扯掉了胸口的皮肉——

直到現在,他的胸口還有一個大洞。脫掉衣服后看起來觸目驚心。

這對驕傲的愛慕虛容的愛美的金童來說是不可原諒的事情,他也有著殺死紅衭的理由。

滿懷恨意的兄妹倆一旦出手,就是大殺招。

金童帶著白手套的手每一次都會纏向紅衭的脖子,只要稍有機會,就會『咔彭』一聲把它掐斷。

而玉女手裡那把詭異的匕首卻攻向紅衭的中線和下三路,胸口、肚子、大腿都是她的目標。

金童和玉女是雙胞胎,倆人有著『心靈相通』的能力。這一點兒在戰鬥中格外的重要,也格外的危險。

金童要做什麼,玉女能夠感覺的到。玉女要攻向什麼部位,金童也早一步知道。

不需要算計,不需要思考,就是人體的自然反應。

這種效果的加持之下,紅衭根本就不是他們合夾的對手。好幾次想從腰間的小包里取出點兒東西出來,可是兄妹一起發力,她就只能疲於防守。

蹬磴蹬—–

紅衭不是兩人對手,身體連連後退。

她應付的招數越來越亂,腳步也變得踉蹌不穩。

除了用以命搏命的招式勉強防守之外,他竟然沒有任何攻擊的機會。

紅衭落敗,可以預料。

失敗的後果就是—–死亡。好在伯爵說過,不要殺死她,要留活的。

當然,了解伯爵的人都知道,他的這句話帶來的效果遠比死亡更加的恐怖。

鬼影和不知性格的魔術師沒有參戰,他們一左一右的站在兩邊掠陣。

一方面可以避免耶穌和紅衭會趁隙逃跑,另外一方面,他們也可以防守來犯之敵。

假如有的話。

就在這時,鬼影突然間感覺到背後有一股寒意襲來。

身為一名頂級殺手,他的第一反應就是—–逃竄。

用他天下無匹的速度逃竄。

可是,他還是慢了一步。晚了一步。

(pS:親愛的們,今天的第二更。) 其實這也是他一手安排的,先前在離開的時候,他已經事先找到了徐毅,並且將玉璽交到了後者的手中。

「比起我直接將玉璽交到三皇子的手中,由太師轉手的話會更加合適一些。」楚天如此對徐毅說道。

而如今的效果也正是他想要看到的,徐毅的威信眾人都不會懷疑,這樣一來清康平稱皇也變得名正言順了起來。

如此一來清康平擁有了大義的名分,自然能夠更好的調動百官,此時楚天的目光看向了前方的戰場。

如今出雲國的事情基本上已經落定了,剩下就是如何收拾神機無敵這邊的殘局了,只要解決掉了後者的威脅,這樣一來一切都將變得相當的順利。

「清康平現在我還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乖乖的將玉璽給我交出來,這樣一來的話我說不定就能饒你一命。」此時一道聲音從遠方傳來。

楚天的眼神微微一眯,在這十幾萬大軍的核心,神機無敵就這樣坐鎮當場,他的聲音直接穿透了整個戰場,不愧是生死境中期的存在。

「你個叛亂之徒有和顏面在我的面前如此說話,現在還不乖乖自縛雙手前來歸降。」清康平冷哼一聲道。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就不要怪我手下無情了,今日我就屠了這燕京城,讓你出雲國徹底毀滅。」神機無敵開口道。

楚天露出了思索之色,這神機無敵的目標很顯然乃是玉璽,他的目光落在了清康平手中的玉璽之上,但是他並沒有感覺這個玉璽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如若說有的話,應該就是這玉璽乃是代表出雲國的象徵。

而就在神機無敵話音剛落,那十幾萬的大軍開拔了,此時無數的羽箭向著城牆之上襲來,楚天眼神微微一眯。

隨後他的身影高高的躍起,手掌向著前方一壓,罡風將大量的羽箭給震飛開來,而鞏雷也是一起動手,大部分的羽箭都被打落。

但是西梁王的軍隊可沒有那麼簡單,第一波羽箭剛剛結束,第二波羽箭已經再次進攻而至了,這正是西梁王軍隊的精銳之處,毫無階段的羽箭就宛如是青傾盆大雨一般。

楚天的眉頭一皺,光是想要阻擋這些羽箭就已經十分辛苦了,更不用說是對付著十幾萬的大軍了。

如此數量的軍隊不是區區一兩人的力量能夠應付的,不過楚天的身旁還有一個例外,那就是擁有幽冥毒女體質的紫菱,如若後者動手的話,說不定能夠解決掉所有的士兵。

但是這樣大範圍的釋放劇毒,楚天認為會超過紫菱的控制範圍,到時候要是紫菱失控,導致體質徹底爆發的話,恐怕會讓燕京城都受到影響,這樣一來的話就大事不妙了。

此時城牆之上的士兵也是開始發起了反擊,他們的弓箭不斷的向著下方射去,但是城下的西梁王軍隊早就已經架起了塔盾,這樣一來就能夠抵擋他們上方的弓箭進攻了。

而城門口正發出一道道的轟鳴聲,在塔盾的保護下攻城錘已經開始工作了,雖然燕京城的城門十分的厚重,但如若這樣不斷進攻的話,到時候也會支撐不住的。

「鞏雷和我一起動手,紫菱你留在城牆之上壓陣。」楚天開口道。

鞏雷點了點頭,至於紫菱雖然沒有絲毫的表示,但是從後者擴散而出的氣勢來看,顯然她也是願意幫忙的。

而楚天和鞏雷兩個人已經從城門之上跳躍而下,他們兩人就這樣向著塔盾的下方掉落而去。

但就在他們剛剛要落在塔盾之上的會後,從那縫隙之內穿出了一道道的槍尖,這些不愧是西梁王的軍隊,配合的相當的嚴密,如若不是身經百戰的士兵,是不可能做出這樣的配合的。

「交給我吧!」

如若是面對普通的高手,這樣的招式也許能夠成功,但是楚天和鞏雷兩個人可是完全不一樣,他們都是生死境的高手,而此時鞏雷已經自告奮勇準備動手了。

只見他的手掌一拋,一把巨大的戰錘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從哪戰錘之上的寶光可以看得出來,這把法器並沒有那麼簡單,畢竟怎麼說鞏雷也是百寶商會的會長,身上的法器自然不會太寒酸。

此時戰錘正在閃爍著奪目的光芒,隨後一道巨大的轟鳴聲在城門口爆發開來,就算是精銳的塔盾在鞏雷的面前都失去了作用。

整個城門口的人群立刻爆炸開來,不少的士兵都是被震飛了出去,而此時鞏雷就這樣扛著戰錘站在了廢墟之上。

楚天也是落在了地面之上,他們兩人守在了城門口前,立刻鎮住了前方的千軍萬馬。

「來吧,讓我來看看你們到底有幾分本事。」鞏雷向著前方的士兵招了招手道。

但是面對他的挑釁,這些士兵並沒有貿然的上前,從方才那一擊他們就已經看出來了,楚天和鞏雷兩個人根本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存在,貿然的衝上去只不過是送死而已。

「我道是誰呢,這不是楚天嗎?真是有短時日沒見了。」

此時一道尖酸刻薄的聲音傳來,這之後兩道身影從人群之內走了出來,楚天目光微眯的看著這兩人,他們正式白天華和丹鼎劍派的長老子虛,兩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楚天的身上,尤其是白天華眼神之中帶著銳利的殺機,此時後者的境界已經是神通境大圓滿了,距離突破生死境不過是只差一步了。

「原來是子虛長老,其他的長老處境都相當的糟糕,還是您聰明啊,當走狗看來換來了不錯的生活。」楚天冷笑道。

聽到了他的話,子虛的面色一變,他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道銳利的殺意來。

「哼,死到臨頭還這麼牙尖嘴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子虛開口道。

而就在這時白天華已經上前了一步,他拔出了手中的佩劍直指楚天。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