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惜,你等著吧。我會過去的!

「距離那個所謂的鑒寶大會還有幾天?」蘇沐問道。

「六天,六天之後就是鑒寶大會開始的時候。」戚顏說道。

「行了,這事我知道了,你給我將你們那裡的地址發過來,然後這事記住不要告訴葉惜,就當做是你沒有給我打過這個電話就成了。其餘的事情我自有分寸,明白嗎?」蘇沐說道。

「明白!」戚顏點點頭。

「很好,那就這樣了。」蘇沐說完便掛掉電話,戚顏那邊,仍然握著手機,耳邊回蕩著蘇沐那富有磁性的聲音,直到現在她都不知道自己這通電話打出去之後到底是對是錯。

算了,不管了,反正打都打了,葉總總不能責怪我吧?就算是責怪,我也認了!

「真是的,真的應該順便說下,我不是做那種服務的!」戚顏想到蘇沐最開始和自己的第一句話,臉蛋便不由浮現出一抹嬌嫩的害羞之色。

蘇沐放下電話之後,倒是沒有多少憤怒了,剛才生氣的心情已經得到控制。他知道,葉惜現在真的是有點不容易,很為勞累的主持著整個盛世騰龍。儘管說手下的人也都很為盡職盡責,但要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說你能夠放手就能夠全都做好的,就像是現在傾城發生的事情。

被人惦記上,從而加以暗算,這樣的事情還真的是防不勝防。

六天時間,足夠了,葉惜,我會盡量解決掉所有事情趕過去和你會合的。蘇沐擁有著官榜,他知道在那個所謂的鑒寶大會上,葉惜肯定會面臨著各種各樣的刁難。葉惜身邊或許會有些鑒賞專家,但真的要說到對古董的認知,還真的沒有誰能夠勝過蘇沐分毫。

將葉惜的事情銘記在心之後,蘇沐也顧不上再怎麼休息,穿好衣服收拾妥當后便走上頂層,他現在想著知道,在港島那邊,李樂天和鄭牧他們有沒有可以借用到的關係。如果說有的話,這倒是能夠省去一些麻煩。即便是沒有的話,也無所謂,自己絕對能夠應付得來。

「樂天,鄭牧,你們過來下,我找你們有點事情。」蘇沐出現后直接道。

李樂天和鄭牧恰好也要找蘇沐,三人便出現在房間內,還沒有等到蘇沐問話,鄭牧倒是直接說道:「蘇沐,有件事情我們剛才沒有來及給你說,現在給你說下,你要有個心理準備。」

「你們也有話要說,那正好,說吧!」蘇沐說道。

「是關於葉惜的!」鄭牧的話剛說出來,蘇沐便露出吃驚的神情,將這幅神情看在眼底的鄭牧,當場便瞪大著眼珠,「怎麼個意思?莫非你已經知道了?」

「知道什麼?你們想要說什麼?不會告訴我,你們也都知道葉惜旗下傾城的事情了吧?」蘇沐問道。

「看來你是真的知道了!」鄭牧搖搖頭。

「你怎麼知道的?」李樂天好奇的問道。

「如果說剛才我來之前你們說出來的話,我還真的是不知道。但就在剛才我洗澡的時候,有人打過來電話,我就知道了。」蘇沐說道:「順便說下,打電話的人是傾城總裁戚顏。」

「原來如此,我就說你要是早就知道的話,怎麼不給我們說下那?我也是剛知道沒多長時間。」鄭牧說道。

「兄弟,你準備怎麼辦?」李樂天問道。

「你們說我應該怎麼辦?」蘇沐臉上露出著冰冷的笑容,「我的女人都被人欺負到頭上,我要是再不吭聲,不站出來的話,那還算是個男人嗎?我過來就是想要問問你們,在港島那邊你們有沒有人?」

「這個還真的沒有!」李樂天無奈的一笑,「你應該知道的,我們李家的勢力範圍不在港島那邊,即便我現在的李氏娛樂和港島那邊有所聯繫,但卻沒有到那種多熟的地步。」

「鄭家也沒有!」鄭牧同樣說道。

「這樣…我知道了!」蘇沐眼底忽然劃過一抹亮光,怎麼將她給忘記了那,就算別人再沒有,她在港島那邊也絕對會有認識的人。她要是再沒有的話,那才叫做怪事那。

「兄弟,要不要咱們一起過去?別的不敢說,真的要是動起手來,咱們還真的不怵他們那些老傢伙,要不要我通過關係,弄幾件東西帶過去鎮鎮場面,讓他們那幾家知道什麼叫做花兒為什麼這樣紅!」李樂天說道。

「算了吧,我自有分寸,這件事你們就別管了。」蘇沐說道。

「那成,有什麼事你吩咐!」鄭牧知道蘇沐的性格,如果不是沒有十足的把握,蘇沐是斷然不會說出這樣的話,既然蘇沐如此說,那他肯定是有辦法了。

而當務之急,他們要做的便是儘快將合同簽署了,為蘇沐免去後顧之憂。

「樂天,這下就靠你的了,儘快給蘇沐一個答覆吧。」鄭牧說道。

「沒問題,不是還有六天嗎?要不我現在就給你們高開區管委會簽署合同?」李樂天直接道。

「我說你也太不講究了,我雖然是心急如焚,但這是著急的事情嗎?放心吧,不會出事的,葉惜現在又不是遇到什麼生死攸關的事情,只是公司出現點運轉難題而已。你們該怎麼談還應該怎麼談,我會從市裡爭取下,你們也和市裡好好的談判,只要確保五天之內簽完約,第六天我會動身離開,差不多晚上就能到那邊,正好不耽誤第八天的事。」蘇沐說道。

「行,就按照你所說的辦!」李樂天大笑著道,其實該談的事情,在這之前李氏娛樂就已經和古瀾市有過接觸和談判,也知道了彼此的底牌所在,倒是不會太耽誤時間的。

「蘇沐,你也別擔心,你這傢伙要是出馬的話,我還就真的不相信,還有誰能夠比你更厲害。你那古董鑒賞術,讓我是崇拜的很那!」

「成了,不帶這麼自誇的!」蘇沐笑道。

「走吧,時間也差不多了,該下去應付下咱們的周大市長了。」鄭牧起身道。

「走!」

隨著三人走出房間,黃維仁幾個也都起身走過來,他們這次並非是過來玩的,也有著項目要投資,自然有資格出席今晚的晚宴。

一行人就這樣走下頂層,出現在周梅林定下的包廂前面。 底牌這玩意還真的是一件無與倫比的大殺器,誰都有誰的底牌,不同的是這張底牌到底有著多強,以及在什麼樣的時候打出來才能起到最佳效果。你要是過早的打或者過遲的打,都沒有辦法讓這張底牌發揮出最大效果。而當你的底牌,被對方知道,偏偏你還不知道這種情況的時候,這樣的一幕才是更為讓你鬱悶的。

這樣的鬱悶,說的便是現在的周梅林。

周梅林自問隱藏的比較好,沒有誰知道他是孫家的人,從下面開始向上升遷的時候,他走的路線也是比較中規中矩的,沒有一點依賴孫家的跡象。所以他才有著絕對的把握,能夠藉助著這次招商引資的事情,好好的收拾下蘇沐。當然這並不是說周梅林就真的會敢在這個節骨眼上鬧點事,會敢直接讓這個投資考察團回去。

真的要是這樣的話,周梅林即便有著孫家罩著,也會被摁下去,摁下去之後還真的別想再有機會上來。因為這已經涉及到很為嚴肅的原則問題。

「周市長,咱們就要在這裡一直等著嗎?這些商人也未免太不自量力了。不就是有兩個錢嗎?難道還真的敢給咱們臉色瞧嗎?」田豐鴻很為生氣的站在旁邊說道。

「少說兩句話!」周梅林低喝道。

「周市長,我這是為您打抱不平,憑什麼那?竟然敢讓咱們過來等著他們,還真的將他們當成大爺了!」田豐鴻越說情緒越是激動起來。

周梅林將這一幕看在眼底,心中很為高興。田豐鴻這麼做這麼說別管是出於什麼目的,周梅林都會感到有種用對人的感覺。像是田豐鴻這樣的人,只要時機到了的話。再提拔下不是不行的。

「行了,還上癮了你。知道咱們這次過來的目的是什麼嗎?別沒事找事了。」 蕙質春蘭 周梅林皺眉道。

「是,周市長!」田豐鴻果斷的閉上嘴,不得不說這傢伙真的是個合格的官僚,拍馬屁的功夫那是爐火純青的很。知道什麼時候該說,什麼時候該閉嘴。就像是現在這種情況,真的要是再繼續喊下去的話,恐怕就會適得其反,現在這種效果才是最為滿意的。

周梅林並沒有拒絕田豐鴻的牢騷,一是知道他想要做什麼,二是就想要通過田豐鴻的嘴。讓李興華和白為民知道。為了能夠完成這次的任務,我周梅林那是有所委屈的,是有所損失的。你們要是不給我點說法的話,真的就別怪我以後再不像是現在這般賣命。

這次前來盛京市的迎接組,並非全都是周梅林的人。其中還有著別人的眼線。周梅林也很清楚,想要讓所有人都圍繞著自己轉,那是多麼不現實的事情。

蘇沐,你到底能不能將他們都約過來那?

就在周梅林這邊琢磨著的時候,蘇沐的身影便出現在眼前,當周梅林瞧見跟隨在蘇沐身後出現的幾個人時,臉上的神情頓時變的精彩起來。

還真的讓蘇沐給請過來了?

蘇沐和這幾人的關係絕對不簡單!

也是,能夠驚動孫元培都對付的人,又怎麼可能是簡單之輩?

蘇沐早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等著的周梅林一行。在從拐彎處閃出來之後,便急忙走上前幾步,伸出手,和周梅林最為簡單的碰觸了下便說道:「周市長,幸不辱命,李總他們都過來了。」

「幹得漂亮!」周梅林笑著掃過去。「李總,鄭總,走吧,晚宴我已經準備好,請諸位入座。」

「周副市長客氣了!」李樂天漫不經心道。

這樣的態度看在田豐鴻眼裡,心中猛地一驚,瞧向周梅林的眼神都帶著一種小心。因為他知道周梅林這人最為小心眼,是最為厭惡從別人嘴裡聽到什麼副市長的。不然的話,他也不會人前人後的喊著周市長了。而實際上相信沒有一個副職會願意被人叫做副職的。

能當第一,誰想委屈為第二?

不過很快田豐鴻便失望了,他震驚的瞧著周梅林,從周梅林的臉上竟然沒有流露出任何憤怒的意思,周梅林瞧著李樂天幾個,就像是看著子侄輩兒似的,要多溫柔有多溫柔,甚至在這樣的溫柔中還帶著一種謙恭。

「應該的,李總,鄭總,還有各位總裁們,都請吧!」周梅林笑著說道。

「走!」李樂天率先邁步進去,鄭牧他們隨後跟著走進來,田豐鴻瞧著周梅林就那樣跟進去,眼底的疑惑越發的濃烈起來,難道說這些人還有什麼來頭不成?不是所謂的單純的企業家?

肯定是這樣的!

不然周梅林是斷然不會如此的!

想到這裡,田豐鴻便開始小心翼翼起來,不準備再隨意表態說話。別這時候胡亂表態,在周梅林這裡沒有撈到好處不說,在李樂天他們這裡也因此被惦記上,那就是倒大霉了。

事實上還真的是讓田豐鴻給猜對了!

周梅林是知道這幾位底細的人,作為一個副市長,作為有著自己人脈的孫家班底,周梅林不會無緣無故的就樹立起敵人。而就在上次李樂天他們前來古瀾市考察的時候,作為分管招商引資的副市長,周梅林就已經通過自己的渠道,知道了這幾位分別都是誰。

每個人背後都有著一尊大佛,這樣的大佛是周梅林斷然沒有辦法抗衡的。即便是有著孫元培的允諾,周梅林都不敢和李樂天他們正面叫板。幸好周梅林的任務很簡單,他要做的便是將蘇沐給踩下去。只要能夠完成這個任務就成,至於其餘人要怎麼辦,全都由周梅林自行負責。

「還真的是大手筆!」

當蘇沐坐下之後,不算已經點好的菜肴,就單單是桌面上擺放著的煙酒,這樣的場面便已經超過了古瀾市制定的公務接待標準。雖然說這個標準從來沒有誰真正在意過,但標準就是標準,從制定下來后便必須遵守。儘管說你要是不捨得花錢,連這點門面功夫都不做的話,人家憑什麼會相信你們的誠意,會來你們這裡投資?

但這些都是理由!

「看來咱們的周副市長還真的是想要好好的陪李樂天他們喝喝這場接風晚宴了,只是周副市長,不知道你這樣的晚宴標準,到底會從哪裡找出去。」

蘇沐還不會現在就當面問出來,只是保持著沉默,等待著周梅林的開口說話。

在官場之中,是最為講究規矩的。即便蘇沐和李樂天他們是真的很為熟悉,但要知道人家周梅林的官職擺在那裡,你哪怕是作為做樣子都要讓出這個主位來,不然便是不知分寸不知規矩。

而李樂天他們很顯然也知道這個,所以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每個人瞧著周梅林的眼神,多出一種古怪的味道來。像是這樣的晚宴,倘若不是因為有著蘇沐在,想要為蘇沐的高開區進行投資的話,鄭牧他們是斷然不會出席的。鄭牧是什麼身份,鄭氏集團的總裁,你周梅林就算是副市長,也管不著我不是。

更別說鄭牧如今可是江南省第一衙內,這身份是相當好使的!

「李總,鄭總,諸位總裁們,知道你們是前來我古瀾市考察投資項目的,我作為古瀾市的副市長,這次受市委李書記和市政府白市長的委託,前來迎接你們。今晚這頓薄酒,還請諸位多多包涵。」周梅林滿面笑容道。

「周副市長,客氣了。」李樂天淡然道。

副市長又是副市長,不說這個副市長你會死啊!知道你是李家的人,見過很多高官,但也沒有必要非得揪住我這個小辮子,死死的在這裡說吧。周梅林心底鬱悶的想著,偏偏臉上還要露出一副笑容。

「周副市長,聽說你是古瀾市負責招商引資的分管市長,不知道能不能給我們說下,你們古瀾市到底有什麼優惠政策那?」隨著簡單的開場白過後,黃維仁笑眯眯問道。

「我們古瀾市對招商引資工作是很為重視的,市裡的招商局在歷年的招商任務中,成績都是顯著的。所以說諸位要是能夠前來我古瀾市投資的話,政策方面是不必擔心的,我保證絕對會比其他兄弟城市給的還要優惠。在這個問題上,我是能夠保證的。」周梅林說道。

「周副市長,你這可是什麼都沒有說啊。」黃維仁嘴角揚起,「這位莫非就是你們古瀾市的招商局人員嗎?」

「是的!這位是我們招商局局長田豐鴻同志。」周梅林說道。

「正好啊,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就讓這位招商局局長給我們講講吧。」黃維仁臉上的笑容是那樣的平靜,讓你絲毫察覺不到他到底想要說什麼。

坐在旁邊的田豐鴻是真的沒有想到,事情會出現這樣戲劇性的一幕,怎麼會盯上自己那?政策?你問我政策?那些政策對你們有用嗎?真的以為我是冤大頭嗎?想著隨便說幾句話就能夠任憑你們「宰割」?

嘿嘿,想要試探出我的底牌?想要拿我取樂嗎?

那就別怪我玩點花樣了。

田豐鴻咳嗽了一聲,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就連周梅林聽到之後,都不由當場錯愕,隨即心底惡狠狠的咒罵起來,這簡直就是一頭蠢豬! 周猜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聽到雷根這一蠱惑,也只有硬著頭皮答應下來,雷根撈住周猜的肩膀,意氣風發的說道:「兄弟,等著看吧,過不了多久,整個歐洲一定是咱們的!到時候,所有的美女、美酒、金錢,全都是咱們的!三千年前我沒有得到的東西,我要加倍的討回來!」

——

這個晚上,無論對雷根還是周猜而言,都是不眠的一夜,賽比倫還真的派出家族的兩個子爵,飛到倫敦大學的宿舍區偷回來兩個熟睡的年輕貌美女孩,用特殊的辦法弄成迷醉,然後送到了周猜的房間里。

不要覺得這很荒唐,事實上,血族中有將近一半的女人,都是被男性吸血鬼通過這種方式變成女吸血鬼的,做完愛之後吸上一口香噴噴的血,人類女人便就邊變成他們的同胞了。

兩個嬌艷欲滴的美女送到周猜床上,周猜不想上也得上了,當禽獸也比禽獸不如來得好,反正糟蹋的也不是z國人。隔壁的房間里,雷根借著劉伯陽的身體瘋狂的衝擊著賽比倫的老婆,這傢伙三千多年沒上過女人,憋了那麼久的火氣爆發出來,不是一般女人能承受的,幸虧賽比倫的老婆也是血族,體質遠超人類,這才能接受雷根整整一夜無休無止的折騰。

——

第二天一早,雷根和周猜就要動身去蘇格蘭,此時劉伯陽和高震飛都已經醒來,雷根昨晚把那女人折磨成半死,自己也精疲力竭,把身體的控制權還給劉伯陽之後,自己躲回去睡大覺,劉伯陽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只覺得自己腰酸背痛,還以為是「請神」累的。

賽比倫已經幫他們弄好了飛機票,趁著清晨,倫敦市內的警方們還沒有完全展開行動,賽比倫親自送他們去了機場。

周猜代表雷根對賽比倫表示了感謝,承諾蘇格蘭那邊的事情辦妥之後,一定還會聯繫他的,賽比倫與周猜握了握手,一切盡在不言中,然後就帶人回去了。

劉伯陽、高震飛、周猜三人一起登上飛機,劉伯陽看著遠去的賽比倫的專用轎車,頗為困惑的說道:「周大哥,我怎麼感覺我昨晚睡了一覺,就錯過了很多好事?你們怎麼跟那老吸血鬼打上交道了?」

周猜聳聳肩膀道:「等你體內那傢伙醒了,你去問他,都是他乾的好事。」

——

蘇格蘭與英格蘭一樣,都是y國下屬的地區之一,兩地之間相隔也不遠,坐飛機不到兩個小時就能到,蘇格蘭位於大不列顛島的背北部,以格子花紋、風笛音樂、畜牧業和威士忌工業聞名於世。

雖然同屬於y國的一部分,但蘇格蘭的風格與英格蘭是截然不同的,當飛機飛到大不列顛島北部的時候,可以清楚看到遠處的美麗海岸線、島嶼、冰山、海浪、以及山脈絕壁等等,景色非常的秀美壯觀。而到了蘇格蘭境內,下面看到的又是另一片景象:綿延無際的綠色大草原,風車式的房屋,小橋流水,憨態可掬的奶牛和綿羊,以及那些點綴在大地上的葡萄園。

蘇格蘭是世界上最出名的旅遊勝地之一,風景壯美的程度在世界各大景點中名列前茅,據說長篇史詩級巨著《魔戒》的拍攝現場就是在這裡取景的,蘇格蘭無論怎麼看都是給人一種祥和安寧的感覺,可恰恰就是這樣的地方,隱藏了世界上最黑暗的齷齪,吸血鬼所有分支家族共同推舉出來的王就居住在這裡,而且黑暗議會的總部也在這裡。

飛機在愛丁堡機場降落,劉伯陽、高震飛以及睡了整整一路的周猜一起從舷梯上走下來,聞到的是溫帶海洋性氣候最清新怡人的空氣。蘇格蘭可不像英格蘭,這裡的空氣清新可不是人為製造出來的,而是大自然天然形成,放眼望去,愛丁堡是綠色的城市,到處鳥語花香,和平鴿從天空愜意的飛翔,宛如進了傳說中的天堂。

劉伯陽忽然有個想法,等哪天自己在國內混累了、混倦了,一定要帶著所有的老婆們來這裡定居,就在附近的海島上買一座別墅,天天騎馬釣魚,過仙境一樣的生活。

「陽哥,這個城市實在是太美了,咱們現在怎麼看都不像黑暗勢力的根據地啊。」高震飛也讚歎的說道。

周猜在旁邊不以為然的笑道:「這就跟看人是一樣的,難道壞人會把『壞』字寫在臉上嗎?咱們先找個住的地方,等你身體里那傢伙醒過來,再詳細商量一下找吸血鬼王的辦法。」

——

三個人在愛丁堡市內找了一家還算上檔次的賓館,這次是劉伯陽出的錢,他已經在附近的銀行里把rmb兌換成了英鎊,雖然匯率有點坑爹,但現在的劉伯陽最不缺的就是錢,身家幾百億都不知道怎麼花,些許小錢實在不放在眼裡。

在賓館里一直休息到下午,午餐吃的是正宗的西方乳酪,簡直甜的發膩,不過味道還真不錯。雷根是在下午兩點鐘醒來,這傢伙一醒來就砸吧著嘴稱讚賽比倫的老婆有味道,真想再玩一次。

劉伯陽頓時氣憤的罵道:「怪不得老子今天走路都沒力氣,你這王八蛋居然用老子的身體玩女人?感情玩壞了你不心疼是吧?」

雷根哈哈笑道:「那有什麼辦法,我暫時還出不去嘛,你鬼叫什麼,你這身板兒硬實的很,哪是那麼容易玩兒壞的?年輕就是本錢啊!」

「扯!雷根,我警告你!以後不准你再用我的身體做這種噁心的事,否則別怪我跟你翻臉!」劉伯陽惡狠狠地罵道!

雷根訕訕笑道:「好啦!好啦!以後不幹這事兒就是了,你也得體諒老子啊,三千年沒碰過女人了,好不容易有個自己送上門來的,我會不要?別揪著這點事兒不放了,現在你們按我說的,等天色黑下來之後,去北城區找一個叫做『夜海馬』的酒吧,裡面有個老闆是個獨眼龍,他會提供我們需要的有用信息。」

「什麼是有用信息?」劉伯陽皺眉問。

「小子,你怎麼連這都不懂,你也太不專業了,我問你,我們來蘇格蘭幹嘛了?」雷根反問。

「廢話,當然是找吸血鬼王拿魔鏡了,你明知故問嗎?」劉伯陽微怒道。

「這就是了!你知道現任的吸血鬼王在哪嗎?我也沒見過那傢伙,誰知道他還在不在我和該隱原先住的那個地方,只有通過獨眼龍柯察金,我們才能知道他現在的確切方位!」雷根說道。

劉伯陽點了點頭,迷惑道:「原來是這樣,不過你怎麼知道那個獨眼龍能幫到我們?我就奇怪了,你被封印了三千年,可這世上的大部分事情,你怎麼全都知道?」

「哈哈,這用你們z國話來說,就是牛逼之人自有牛逼之處啊,老子我好歹也是整個西方半神一樣的存在,知曉點世事難道很過分嗎?你就別問那麼多了,按我說的做就對了!」雷根打了個哈哈道。 當夜,天空毫無徵兆的下起了小雨,石子路上一片滑膩。

三個來自東方的男子飛快的在昏暗的街道上穿行著,他們以近乎鬼魅的速度穿過了市政廳前面的廣場,走到了一條小巷前,審視了一下四周,飛快的閃了進去,隱蔽在路邊的陰影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幾個醉醺醺的男子從十幾米外的一個酒吧內走了出來,低聲歌唱著走開了。劉伯陽三人又等了幾分鐘,看到酒吧內已經沒有客人後,才大步的走了進去。

酒吧的老闆,一個滿臉大鬍子,身材高大,但是瞎了一隻眼睛的中年男子用力的擦拭著一個酒杯,淡淡的說道:「我們要關門了,今天是個糟糕的天氣。」

劉伯陽抖了抖潮濕的衣服,讓附著的雨珠濺落在了地面上,盯著老闆,用雷根共享他的y語說道:「一杯,我們只要一杯就夠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